• 美女裸体视频黄的免费
    【第一觀察】千年牧道上演轉場新傳
    時間:2020-11-18 | 來源:新疆日報 | 作者:黑宏偉

    6月1日,福海縣百萬牲畜夏季轉場在阿勒泰市紅墩鎮沙爾布拉克村的千年牧道上演。 王遠來攝

      新疆日報訊(記者黑宏偉報道)11月8日,66歲的金恩斯·吾拉爾別克通過機械轉場,半天時間就將羊群轉移到了“冬窩子”。

      金恩斯是裕民縣江克斯鄉牧業新村牧民,這條轉場的牧道,打他小時候起就不知往返了多少回。如今,同樣的牧道似乎“短”了許多。“原來需要三四天的路程,現在很快就能到了,冬牧場里政府給修建了房子,還有太陽能發電設施,非常方便。”金恩斯說。

      千年牧道見證的轉場變遷,背后是我區畜牧業生產方式正在發生的變革,記錄著牧民們走向現代生活的腳步。

      條條牧道變通途

      在新疆,牧民們世世代代形成了逐水草而居,在不同季節利用不同高度草場進行遷徙的游牧方式,稱之為轉場。

      牧場按季節分春、夏、秋、冬四季牧場,根據季節的變化、牧草的生長周期每年要進行4次轉場,每年的9月,牧民們趕著牛羊去秋牧場;11月,進入冬牧場,俗稱“冬窩子”;來年3月,轉到春牧場;6月,來到夏牧場……如此反復,年復一年。

      當下,正值北疆牧民把牛羊轉入“冬窩子”的時節。以往這個時候,大批牧民趕著牛羊,全家上路,由駱駝馱著氈房和全部家當,輾轉幾天甚至十幾天才能到達目的地。如今,機械化轉場讓這個過程變得輕松了不少。

      今年,裕民縣投資3480萬元,修建了6條牧道。江克斯鄉黨委委員奧旦別克·哈布得爾哈扎克告訴記者,該鄉的機械化轉場率已達70%,如今通往冬牧場的柏油路已經建好,讓轉場變得更加輕松。

      近年來,我區一直把推進牲畜機械化轉場工作,作為變革傳統畜牧業生產方式的根本手段推進。

      “開展牲畜機械化轉場具有成本低、損失小、效率高的優勢,正逐步被廣大牧民接受認可。”新疆農業大學動物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決肯·阿尼瓦什說。

      “大力推動牧區牲畜機械化轉場工作,必須有便利的道路交通條件保證。”新疆畜牧科學院研究員張艷花表示。

      為推進牧道建設,自治區專門出臺方案,按照尊重客觀規律、量力而行、順路搭車、就近掛接、避免重復建設的原則,統籌牧區道路建設,把牧道建設與草地生態保護、區域牧業經濟發展結合起來,建管并重,最終實現“道路建設規范化、牲畜轉場機械化、道路管護常規化”。

      11月9日,霍爾果斯市果子溝牧場場長賽里克包·達吾提正和工作人員做轉場之前的準備,“以前轉場經過果子溝地段,路難路險且不說,遇上暴風雪隨時都會出現牲畜凍傷凍死、遭遇雪崩的危險。牧道修好后,消除了很多安全隱患,牧道上的積雪也會被及時清理。我們還設置了兩個指揮部為牧民提供免費餐食和住宿。”

      有著“伊犁第一景”之稱的果子溝路段,是伊犁河谷牲畜轉場的重要通道,承載著40萬頭(只)牲畜的轉場重任。為保障牲畜順利轉場,2013年,政府修建了與賽果高速公路并行的果子溝轉場牧道。

      如今,道路通暢了,牧民放心了,古老的牧道煥發新生機。

      生產生活大變樣

      從1983年開始,吉木乃縣托普鐵熱克鎮拉斯特村53歲村民葉爾扎提·蘇里坦就開始跟著父輩轉場,“以前轉場時是真正的風餐露宿,一路帶著氈房,帶著家當,趕著牛羊,中間還有可能遇到風吹雪。現在道路通暢了,家里也有了汽車,遇到啥事還可以打電話求助,很方便。”

      2016年至今,葉爾波力跟著父親葉爾扎提放牧已有4個年頭,“現在我就琢磨著等孩子大一點,把羊托管出去,在縣城買套房子方便孩子上學,我有裝修的手藝,到時候在縣上找份工作。”葉爾波力說。

      葉爾扎提的女兒努爾古麗今年21歲,學幼兒師范專業的她想找一份幼兒教師的工作,“小時候跟著爸爸媽媽轉場,這里全是我的回憶。現在回到這里呼吸新鮮空氣挺好,但是待不久,也不習慣放牧生活了。”

      葉爾扎提過去總抱怨現在的年輕人變懶了,還特別愛玩手機,如今在孩子們的影響下,葉爾扎提放牧時也會抱著手機看短視頻。

      與生活的變化同步發生的,是傳統生產方式的轉變。

      隨著牧民定居工程的推進和牲畜越冬草料儲備制度的落實,我區部分農業縣已實現了冷季定居點圈養舍飼,暖季夏牧場放牧生產方式,具備了從定居點到夏牧場“點對點”轉場條件。

      近年來,自治區因地制宜開展牧民定居建設,通過道路硬化、村莊綠化、庭院凈化、環境美化,牧區不僅基礎設施日益完善,安全飲水、教育、醫療衛生、通信等生產生活設施也配備齊全。

      放牧不再是牧民的唯一選擇。許多人投身二三產業,開辦商業網點,從事交通運輸、旅游服務業、牛奶產業和短期勞務活動等。

      昭蘇縣夏特柯爾克孜族鄉別斯卡拉蓋村牧民達拉拜·先別克5年前將羊換成了新疆褐牛,因為購買了優質品種牛,一頭牛能賣上一萬多元。“我們現在的房子漂亮得很,醫院、學校、幼兒園都有,又靠著旅游景區,我想開一家牧家樂增加收入。”達拉拜說。

      該村黨支部書記阿斯哈提·那斯甫介紹,因為村子的夏牧場位于景區,縣上實施圍欄禁牧、草原生態獎補等措施,讓生態功能得到有效恢復,草場恢復了,旅游也火了,現在村里很多牧民都干起了牧家樂、制作工藝品等生意。

      轉場也有“附加值”

      10月2日,“千里牧道,千年牧游”百萬阿勒泰羊轉場文化旅游節——牧歸活動在福海縣沙爾布拉克轉場文化旅游小鎮拉開帷幕。來自疆內外的2.5萬游客用手機從不同角度記錄著百萬阿勒泰羊轉場的壯觀場景,第一時間上傳到抖音、快手、今日頭條等各大互聯網平臺。

      福海縣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介紹,吉蘭峽谷—沙爾布拉克—紅山嘴牧道是目前距離最長、轉場規模最大、轉場文化保存最為完整的牧道,南北單程長度接近480公里,有“千里牧道”之稱,是阿勒泰地區牧業轉場的典型代表,也是福海縣打造轉場文化旅游的關鍵節點。

      如今,壯觀的“百萬阿勒泰大尾羊大轉場”已成為阿勒泰獨特的文化旅游資源。賽馬、叼羊、姑娘追、阿肯彈唱等特色鮮明的轉場文化,也借助互聯網平臺越傳越遠,每年吸引著大批來自內地的游客。很多轉場牧民也因此吃上了“旅游飯”。

      “穿著羊絨衫,走的黃金路,喝的礦泉水,吃的中草藥,拉的是六味地黃丸。”一句流傳民間的俗語形容了新疆轉場的羊。

      新疆牧區養殖具有純天然、無污染的綠色品牌優勢和低耗高效的發展潛力,是現代畜牧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眼下裕民縣已轉場牲畜21萬頭(只),其中部分優質的巴什拜羊將被新疆謝利蓋畜牧有限責任公司收購。

      “我們每年和牧民簽訂收購合同,有機羊認可度很高,每年銷售300噸羊肉,2萬多只羊,主要銷往北上廣深等大城市。放牧的巴什拜羊比育肥羊價格每公斤高5元左右。”該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戴作權說。

      “市場規律也倒逼牧民進行品種改良、提高品質。”決肯說。

      去年底,自治區建立牧區肉羊品種選育推廣技術體系,重點對哈薩克羊、阿勒泰羊、巴什拜羊、巴音布魯克羊、柯爾克孜羊5個地方品種進行品種選育提高。

      “我們在推廣技術的同時,也在進行培訓,提高農牧民特別是青年農牧民的從業水平,改變牧區畜牧業從業人員的觀念,提高轉場牲畜附加值,助力牧區畜牧業向現代畜牧業轉變,讓轉場這個古老的畜牧方式煥發新的活力。”張艷花說。

    11月3日,裕民縣江克斯鄉吉蘭德村牧民通過機械轉場方式將牛羊轉往冬牧場。 葉克盆攝

    來自全國各地的攝影師在福海縣沙爾布拉克牧道上拍攝壯觀的轉場畫面。 新疆日報資料片

      【點評經緯】

      在變遷中走向美好新生活

      在新疆,每當季節變換,生活在阿爾泰山、天山、帕米爾高原的牧民便開始搬家,更換牧場。

      新疆是我國重要的畜牧業基地,有著豐富的牧草和廣袤的牧區,牧民們根據氣候、地形和牧草生長情況劃分一年四季的牧區,不同的季節在不同的牧場放牧牛羊,“逐水草而居”。輪牧也是傳統牧區經年累月形成的智慧。

      轉場有著自己的優勢:可以及時給牲畜提供優質牧草,保證牲畜的成長和數量的增加;可使畜牧生產專業化;可使各種牲畜自然淘汰,有利于品種優化。

      但是,也不可否認,無論對于牧民還是牛羊來說,傳統的轉場都是一場艱辛的旅程。轉場路上住宿、飲食、衛生、醫療等條件十分簡陋,孩子們也跟著大人輾轉放牧,難以得到良好的就學保證。而一場暴風雪就足以導致牲畜大批死亡。

      也正因為如此,對年輕一代的牧民來說,他們更愿意接受定居的生活方式,在就業途徑上也有更多的選擇,這是時代的進步。

      近年來,隨著定居興牧工程的推進,牧民們的生活條件得到了極大改善,傳統的轉場也被賦予新的內涵。

      有機、綠色、無公害的牛羊肉深得消費者喜愛,在草原承載量有限的情況下,集約化、高品質的轉場被逐漸推廣,機械化、半舍飼的方式提高了轉場效率,提升了畜牧產品的品質。

      轉場的文化內涵也得到了更好挖掘。在轉場中形成了姑娘追、賽馬、阿肯彈唱等民俗文化活動,成為一種文化品牌。每年一到轉場時,會有很多內地游客、攝影師慕名而來,領略特色鮮明的民俗風情,并借助新媒體廣泛傳播,讓大美新疆走入更多人心中。許多牧民從中發現了商機,通過開辦“牧家樂”等多種方式,投身旅游服務,實現了脫貧致富。

      綿延千年牧道上的轉場在較長時間內還將繼續存在。伴隨著傳統畜牧業加快向現代畜牧業的轉型,我們期待轉場路上更多的變化,帶給牧民們更加美好的新生活。(黑宏偉)

     
    分享:

    微新疆

    相關鏈接